【獨家專訪】好好小姐被爆嗆導演、耍大牌
ELLA:我被製作人中傷
時報周刊  Vol.1667 


ELLA和外傳「最難搞」的言承旭花了半年拍偶像劇《就想賴著你》,
兩人從開始不熟悉直到成為好友,全賴她開朗又搞笑的個性溶化慢熱的他。
不過,言承旭對宣傳通告挑三撿四,所有人拿他沒輒,
反而是向來十分配合宣傳活動的ELLA,這次竟遭「耍大牌」的流彈掃射!
製作人柯宜勤爆她在杭州拍戲期間,情緒失控和導演對嗆,讓ELLA委屈落淚,
她沮喪地說:「我感覺被人背叛,對人心不信任。」

 

好好小姐ELLA出道以來,因個性隨和開朗,從來不曾和「耍大牌」三字沾上邊,不過,拍完中視、八大偶像劇《就想賴著你》後,隨著戲要上檔,卻接連發生劇組 傳出ELLA的負面消息,先說她刻意用高額通告費嚇退媒體,拍戲期間又情緒失控對導演嗆聲。她接受本刊專訪時,沮喪說:「我感覺被人背叛,我對人心不信 任」


為流言崩潰痛哭

本月二十日《就》劇首映會後,製作人柯宜勤指ELLA在大陸杭州拍一場坐船遊湖戲時,因為天氣炎熱,船在湖中抛錨,工作人員被困在船上長達三個小時,日曬天熱讓ELLA情緒失控,和同船一起等待換船的導演柯瀚辰當場互嗆。
ELLA一聽到劇組放話傷害她,當下哭到不能自己,只好臨時退掉早已排好的《康熙來了》錄影。心情受到極大衝擊的她,透過華研唱片回應:「ELLA出道多年,工作態度一向嚴謹,絕對沒有發生嗆導演的事,不希望劇組用負面新聞來為戲宣傳。」
早前各媒體為宣傳該劇,紛紛約ELLA進棚拍照,卻因幫她打理髮型和化妝的工作人員酬勞超高,又爆出ELLA藉高額通告費退媒體通告,說她耍大牌。

她難過地解釋:「我真的沒有耍大牌,一看到這個消息,我當下很shock(驚嚇),發生這種事,只會讓我以後對合作拍戲的劇組很小心。」
本周傳出她因為感覺很受傷,未來可能不再接戲,即日起也不再為《就》劇宣傳,華研唱片表示:「ELLA喜歡演戲,還是會接戲劇演出,看劇本和角色適合為優先考量。」至於《就》劇宣傳活動,華研則表示:「當初約定好,宣傳活動就是到本月(一月)二十日結束。」


裝man耐操不怕醜

她拍戲多年,認真敬業有口皆碑,舉凡扮男生裝man、淋雨拍吻戲、扛十公斤重的冰箱在馬路上跑,《薔薇之戀》、《花樣少年少女》也屢創收視佳績,是S.H.E三人當中從歌手身分跨足偶像劇領域最成功的例子。

她笑說,九年來大家都叫她「阿信」,因為耐操、不怕扮醜外加身體好,比Selina、Hebe受得了拍戲出外景時的日曬雨淋和風吹雨打。


為拍戲犠牲商演

拍戲雖苦,她卻情願為接演一部好戲丟掉賺錢的機會,她感嘆說,因她接拍偶像劇,讓S.H.E丟了數百萬元的商演酬勞,她很感謝Selina和Hebe;幸好,三人都有共識,秉持「一個人好、三個人好」的信念互相互扶持,讓ELLA一直能夠堅持戲劇演出。

個性開朗讓她人緣極佳,連在演藝圈中最難親近、個性慢熱的言承旭,與她合拍《就》劇後也變成好朋友,兩人還互相約定,只要碰面就會互相送上一個小禮物給對方。

她說,他是個很貼心的人,在日本工作時還傳問候簡訊給她,她說:「去年五月我們正在拍這齣戲,中間他請假到日本出席活動,活動之後和一群人坐在路邊攤喝酒,他傳簡訊來,說突然想到我,想把這種溫暖的感覺和我一起分享。」言承旭返台時,還特地帶了日本買回的小禮物送給她。


主動說笑解心防

只是,這種親密關係在兩人一開始拍戲時,完全不存在,「因為他真的是一個慢熱的人!」她說,因為一直認為言承旭很難親近,開拍時先入為主對他有難搞、難親 近的負面印象,一度讓她不知道如何面對他。她一想到要一起長時間合作,總要熟悉彼此,才能讓工作順利進行,「所以我都主動跟他打招呼、主動跟他說話、主動 開他玩笑。」

她的積極主動讓他打開心防,沒多久後竟角色互換,他會主動向她打招呼、主動找她說話,甚至還會用手指戳她身體表達開心的情緒,兩人打打鬧鬧在片場度過。

兩人由生疏到熟稔的過程,和《就》劇的劇情雷同,宛如現實生活翻版。


吻言承旭最來電

讓ELLA最得意的,不是融化言承旭這座「冰山」,而是和他的吻戲,她說:「能和偶像大帥哥一起拍吻戲,我真的賺到了!」她曾吻遍藍正龍、黃志瑋、吳尊等偶像,但是和言承旭的吻是她演戲以來,最真實、最有感情的,吻來不但自然、又很自在。

她回憶說:「在《花樣少年少女》吻吳尊,是搞笑一吻;在《薔薇之戀》吻黃志瑋是渾渾噩噩的感覺;我拍第一部偶像劇《愛情大魔咒》吻藍正龍,是很緊張的吻。」

戀愛不在意外表

拍了幾齣戲、談過幾段戀情後,她體會出一套「感情觀進化論」,她說:「我過去談過的感情,都是貪圖戀愛感覺而談的戀愛,愛情的感覺一旦沒了,就走上分手一 途。以前傷害很多人,現在我體會到,要談戀愛是彼此心靈相通,如果經過交往之後認定對方,就不要設定條件、職業,更不要在意外表,而是兩個靈魂相愛。」

她在歌壇、偶像劇闖出一片天,事業已到達高峰,她知道演藝事業的極限,對於未來,她有個完美的夢想。她說:「我要在我出生長大的屏東開一間民宿,把爸爸、媽媽、爺爺、奶奶拉起來一起住,全家人都聚在一起,我也可以在環境清幽又舒服自在的民宿養老。」

尊樺已滅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