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尊說,他從小開始已喜歡挑戰自己。偶像劇拍過不少,但大多單憑其俊美外表已能交足功課,演技發揮始終有限;反而,電影產量雖然不算多,但總與武打、俠士有關,而且他堅持盡量親身上陣,「讓大家看看一個不一樣的自己」。若你認識的吳尊仍只是演藝界的美男、偶像組合的一員,那絕對有必要好好認識這副俊臉以外的他。 

ELLE Man:你認為Modern Gentlemen的定義是? 

Wu Chun:應該要外表和內在兼具吧。外表看起來舒服、簡單、乾淨,不是太造作那種。不過對我來說內在是比較重要的,因為現今的社會中,很多人做事都不太認真,沒有看到未來,我覺得Modern Gentlemen應該要在行動時想到未來、想到後果,如果你很清楚自己想要甚麼的話,自然就會讓人感覺很strong。 

E.M.:那你認為自己是Modern Gentlemen嗎? 

W.C.:應該可以算是吧。雖然年紀還未夠成熟,可能外表還有一點baby face的感覺,但我覺得自己的思想算是比較成熟的。 

E.M.:你拍過的幾齣電影都與武打有關,是特別喜歡這類題材嗎? 

W.C.:也不是,我選武打的片種有兩個原因。第一個原因是我想做一個全面的演員,每個人拍戲一定會經過演文戲的階段,而武打是extra的,如果武戲你也可以做到的話,那機會就會比一般人多。第二個原因就是我給人家的印象是比較斯文的,就像是王子、公子甚麼的,但我其實並不是這樣。我自己本身也很喜歡運動,所以我會想演一些武打的角色,是想有一些轉型,讓大家看看一個不一樣的我。


從小生到武打明星

E.M.:經常要演出動作場面,拍攝時有沒有遇過危險的情況? 

W.C.:讓我覺得危險的有很多。其中一次是我拍《錦衣衞》的時候,要在很高的山上拍,然後我要跑到山邊耍劍,而腳下的沙很滑,前面還放了一堆煙製造效果。當時我就站在山崖的邊沿,如果一不小心滑倒,整個人掉下去,那應該就是沒命了。還有另一次就是玩滑翔傘,在一個很高的山上一直跑,但我衝出去時滑翔傘還未完全打開,然後我就整個人從山坡上滾下去。 

E.M.:為甚麼不用替身代你上陣? 

W.C.:這些場面的確很危險,可是不知道為甚麼,當你是演員時,到了現場你就想試。會很怕,但你還是想做,可能是一種成就感吧。 

E.M.:那甚麼時候才會想用替身? 

W.C.:我都不太想用替身,除非是自己真的做不到。例如我剛剛拍《大武生》,我知道角色要做這個動作,那我就去試。我一開始就會問導演有甚麼是需要訓練的、演出時會用到的,在電影未開拍前我已經開始鍛煉,如果到了要拍攝的時候還是未能做到的話,那就真的沒辦法了,這時才會考慮用替身。 

E.M.:那你的保險費應該很貴吧? 

W.C.:我自己都沒有買保險。劇組的人應該有幫我買吧... 

E.M.:那你自己有沒有想過當武打明星? 

W.C.:當然有想過,不然也不會接這麼多武打片,可是我很同意一句話,就是「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」,而我們拍武打片只能學會在戲裡面才用到的動作,例如劍有很多種打法,但因時間有限,我們只能學好在戲裡面演出的那一些技巧。但希望這些戲拍多了以後,身手就會越來越好。

從小生到武打明星

E.M.:這次拍《大武生》,有沒有接受甚麼訓練? 

W.C.:其實訓練很多,因為這是一齣以京劇為背景的電影,而我之前完全沒有接觸過京劇。我覺得要去演好這個角色,一定要做很多功課。所以我們在開拍前大約兩個月已經跟老師學習,在拍攝時也跟其他京劇演員一起生活了幾個月,期間一直觀察他們,留意他們的生活是怎麼樣的,眼神是怎樣的。 

E.M.:除了武打角色外,還有甚麼類型的角色是你特別想嘗試的? 

W.C.:我很喜歡一部電影《Braveheart》(港譯《驚世未了緣》),Mel Gibson主演的,就是那一種……很有義氣的英雄片。然後你看的時候都會覺得,嘩,很有力量,很想去演出這種角色。還有,我有時候在電影中看到一些好爸爸的角色,也會覺得是一個蠻溫馨、感人的事情。但演出這種角色真的是一個大挑戰,除非你本身是一個爸爸,你才會知道那種感覺。 

E.M.:其實經常有傳言你已婚而且已經榮升父親,面對這些報道有甚麼感覺?會生氣嗎? 

W.C.:從來不會生氣,他們寫我怎麼樣其實我也不會去關心,因為我覺得有就有沒有就沒有,你怎樣問我我就怎樣回應。至於寫出來變成怎樣,其他人會否相信,那是很難控制的,我也不能一直總是解釋、解釋、解釋。但試過有狗仔隊去汶萊偷拍我爸爸,那我就會真的很不開心。

不喜歡後悔的感覺 

E.M.:演藝事業以外,花在打理汶萊生意上的時間多嗎? 

W.C.:其實是頗多的,因為我很少真正休息,總是一直想事情,我覺得這是個壞習慣,到了四十歲我一定要改。拍戲時我總會把電腦帶在身邊,一有時間就回覆電郵,即使回到汶萊也是一樣。我總是想去做更多research,想要進步多一點。其實我也覺得這樣真的很累。 

E.M.:覺得自己算是工作狂嗎? 

W.C.:非常!甚至有時候公司安排的工作沒那麼緊湊,我總是叫他們還可以加插一些進來。 

E.M.:很多人以為你出身於大富之家,其實呢? 

W.C.:我覺得不算是,只是因為汶萊是一個有錢的國家,所以每個人都覺得汶萊的人很有錢罷了。我承認我家裡狀況是不錯的,還okay吧。 

E.M.:父親經營地產公司,伯父也是非常成功的商人,那家人有沒有給你營商方面的意見? 

W.C.:其實我爸爸從來沒有教我做生意,商業上我都是自學的,雖然我在大學時唸的也是商業。


E.M.:在營商之路遇過挫折嗎? 

W.C.:我覺得所謂挫折對我來說就是沒有用心去做,然後做錯。若果你有用心去做,然後做錯,那我覺得這只是一個lesson,你可以從中學習。我試過與朋友介紹的一個partner合夥搞生意,但因為我媽媽生病,自己沒有時間和心思處理生意上的事情,然後就真的被他騙錢了。從那時開始我就對自己說,我不會再這樣輕易的跟人家一起合作做生意。 

E.M.:若你現在可以回到過去給剛開始經營生意的自己三個意見,你會說些甚麼? 

W.C.:首先我會跟自己說:你要學會怎樣say no。因為做人總有時候不好意思說不,然後只會讓自己很辛苦,所以我覺得這一定要學會。然後,我覺得跟別人合作,還未開始之前你就要想:我跟這個人合作,假如他騙我,我都可以算了,因為我相信他,我覺得這是自己想做的東西。 

第三個……因為我不喜歡後悔的感覺,很多事情都是我自己願意才去做。我也會聽很多人的意見,但最後我還是會依自己的想法去做。我覺得,假如還有甚麼東西要對自己說,那就是不要後悔吧。

全站熱搜

尊樺已滅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