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吳尊為女刊《Ceci姐妹》拍攝了一組時尚寫真,並且接受了專訪。在採訪中,他表示,自己從來不怕工作上的辛苦,最重視的就是家庭,如果遇到合適的女生,會考慮交往和結婚。

北京時間22點45分,早春寒夜,車窗外飄著閃著光的雪花,空氣中隱約有一絲節日氣氛帶來的香。這個時間,這樣的氣候,行人和車輛都已經稀疏,但CeCi的編輯仍然在路上,我們是要去趕一場特殊的午夜約會,這一次的男主角是吳尊。

見到吳尊真容,才發覺真的有“眼睛會說話”這回事。他走進影棚的時候並沒有說話,只是用微笑的眼睛打招呼。與他的眼睛對視,就像是聽了一個沒有對白的故事,又分明體會得到令人心動的情節。

眼前的吳尊,除了那張臉依然俊美如昔,狀態和幾年前台灣偶像劇中的花樣美男已不再搭界—很有肌肉線條感的肩膀,隨意的牛仔褲搭配純棉的白色背心,隨意地坐在椅子上,一臉陽光的微笑,像極了那個我們十七歲時在籃球場上偷偷喜歡過的男生,那種陽光感,是能直射到心底的。


北京時間23:00
準時到達,安靜招呼,落座化妝……從吳尊出現的那一秒,就彷佛有位隱形的導演喊了“camera”,所有人的眼睛都情不自禁地充當起了攝影機,記錄著他的每一個動作和表情。

北京時間23:25
剛剛從一個通告趕過來的吳尊到棚內只休息了5分鐘,而這5分鐘還是在聽編輯重複拍攝方案,同時喝了一杯水。 20分鐘的時間,用來補妝和選服裝,23:25拍攝正式開始,效率高得讓人感動。

 

生活難免遺憾,我只是盡力減到最少

我們都以為吳尊會跟我們談很多關於未來的設想,沒想到的是,他居然先談起了對文萊的回憶。他說:“之前我在文萊經營的健身中心,也做得很不錯。因為在文萊,男孩成年獨立以後,基本上都要經營自己的生意。我當時自己創業也是很亦步亦趨的事情,在健身中心的經營上了軌道之後,我覺得人生基本上就如此了,接下來就可以結婚、生小孩了。如果當時沒有那個演藝經紀發現我,如果我的母親沒有過世,也許我現在就和很多普通的文萊男人一樣—有自己的生意,有屬於自己的家庭,有自己的小孩,過著很簡單的生活。”

很多年以後,吳尊再回想起那段時光,才明白自己終究會做這樣的改變。 “母親的突然去世,讓我覺得人生竟然是這麼短,短到你還沒有意識到時間,就有可能輕易結束。於是我開始想,究竟我是想要平靜的生活,還是不想給自己留太多的遺憾?外面的世界,我還沒有看到,我需要在有限的生命裡,去探索更寬廣的世界。如果說我現在對自己的演藝事業有了更深入的規劃,那麼我踏入演藝圈其實真的就是基於這樣的一個契機,我只是不想給本來就短暫的人生,留下太多遺憾。”吳尊輕輕講著,語言很樸素,卻足夠動人。

北京時間00:00

每一個快門記錄下的都是近乎完美的吳尊,說他是“無死角美男”也不為過,可吳尊卻平均每拍5張就要認真看一看照片,並和攝影師交流要改進的地方。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劃過了零點。

趕通告、做空中飛人,在高溫下穿著厚重的戲服,在零下的溫度裡演繹出盛夏的感覺,這都是藏在光鮮角色背後,常人難以忍耐的辛苦。而身處辛苦中,吳尊依然篤定的是—他的選擇和夢想。


辛苦,是我最不害怕的事情

吳尊從小就特別喜歡運動,但當時的他並不明白其實“喜歡運動”和運動本身,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。因為再喜歡運動的人,也必須是經歷過極限的挑戰後,才能發自內心地真正喜歡上運動本身。而那種挑戰身體極限的感覺,是必須要強逼自己才能堅持下去的。也許正是因為對運動的喜愛與體會,吳尊也順理成章地愛上了拍古裝片。對於演員來說,拍攝古裝片其實比時裝片要辛苦得多。大量的外景拍攝是不可能像在空調房拍戲那麼舒服的。為了趕室外的光線,常常要凌晨四點鐘就起床,然後在山路上顛簸到拍攝地點,長時間的化妝,穿幾十斤重的鎧甲,吊威亞基本上是家常便飯。這些辛苦對於吳尊來說,並不會因為喜歡就能減輕分量,但他一句“就當是運動就好了”,就將汗水與酸痛都略過了。

“這些辛苦在我看來,都是我的選擇所帶來的必然結果,所以再辛苦我也會為我的選擇負責,並堅持下去。有時候也想過,算了吧,回家多舒服,自己打理生意,也沒有趕來趕去的通告。但轉念一想,我又沒法過自己這關。我不想給自己的人生留下一個臨陣退縮的大缺口。”這句話,他笑著說,但認真的眼睛卻告訴了我們他的堅定。


懂得放棄,才能收穫完美

誰的生活都不能盡如己願,即使是旁人眼中已經“一切完美”的吳尊也不例外。戀家的吳尊總是想要多點時間陪伴家人,於是他選擇了逐漸淡出歌唱組合,全心投入電影拍攝。這樣的選擇,對於一個歌者,勢必是痛心的,但好在也是坦然的。因為他放手的時候,得到了更多與家人歡聚的機會。

吳尊說自己是經過了很長時間的認真思考,才決定逐漸淡出“飛輪海”的。唱歌是吳尊很喜歡的事情,同隊的朋友更是吳尊珍愛的。雖然現在有演出的時候,他們還是會聚在一起,一幫老朋友一起表演,但大部分的時間,吳尊已經把工作重心轉到電影拍攝方面。吳尊是個追求完美的人,他總是強調“我不希望我的作品有缺憾”,但現實是唱歌和演戲都想兼顧的話,就勢必會佔用吳尊絕大部分的精力,而且在專注於唱歌和電影的時候,吳尊損失的是他內心最重要的東西—親情。

吳尊的眼睛下意識地看一眼天花板,回憶起曾經想家的感覺:“我記得有一次我坐在酒店裡,想了又想,發覺自己一整年內見到家人的時間,居然沒超過20天。我記得,我當時突然就覺得內心一陣惶恐,那一瞬間我意識到就算我得到了超高的人氣,卻很可能因為忙而顧不上家人,而一旦發生些什麼的時候,我肯定會因為沒能陪在家人身邊而後悔。就是因為那陣突如其來而又無比真實的惶恐,我開始慎重思考,並決定捨棄部分工作,堅持拍電影。這樣做只是為了把放在唱歌上的時間拿回來,然後統統用在彌補親情上。現在,我可以在電影拍攝結束後,跟公司拿到比較長時間的假期,可以回文萊陪家人,也可以帶著家人去旅行。我覺得,在他們身邊,我所有生活的意義,都會在他們的笑容裡得到體現。”

北京時間01:25
拍攝結束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:25,吳尊完全沒休息,就讓經紀人安排記者進去採訪。我們走進去,問他累不累,他笑著說:“還好喔。”他用笑意盈盈的眼睛看著我們,訪談就這樣開始了。

 

CeCi獨家對話吳尊
暢談後的15分鐘快問快答

CeCi 三地奔波的工作狀態會不適應嗎?

吳尊 最初的時候有一點兒。現在基本上沒有什麼磨合的問題,一切都很順暢。

CeCi 想和哪位內地導演合作?

吳尊 李玉。

CeCi 為什麼會注意到李玉?

吳尊看了她執導的《觀音山》,覺得很驚喜,很欣賞她的敘事手法。

CeCi 想要挑戰什麼樣的新角色?

吳尊 古裝片。

CeCi 為什麼會嚮往古裝片呢?

吳尊能讓我融入一個離自己很遙遠的世界,很奇妙。

CeCi 你這麼時尚的形象會適合古裝片嗎? 

吳尊 我並不算時尚吧? (笑)

CeCi 為什麼說自己不時尚? 

吳尊 我平時真的挺隨意的。一條牛仔褲,然後配個T-shirt、球鞋。基本就這樣。

CeCi 除了關心工作以外,還關心什麼?

吳尊 家人。在我心裡,沒什麼比家人更重。

CeCi 減少工作量是為了陪家人嗎? 

吳尊 是的。在外面久了,越來越想家。

CeCi 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候會做什麼呢?

吳尊我的家人都在文萊,每次我都要在香港轉機飛到文萊。有時候就是回家陪著他們,有時候是帶全家一起去旅行。

CeCi 一直都是這麼戀家嗎?

吳尊 是。我骨子裡很傳統,覺得大家庭其樂融融的感覺很好,我也很享受每次陪他們的感覺,那是我最放鬆的時候。

CeCi 這麼戀家,會不會很想組建家庭?

吳尊 遇到有緣分的女孩當然想了。結婚、生小孩,組成家庭是很溫馨的事。不過女孩子跟我拍拖可能會很辛苦,兩個人出去約會都要躲避狗仔隊,其實這種感覺會影響約會的甜蜜。和我在一起的女孩子一定要很勇敢才行吧?

CeCi 你很喜歡小孩子?

吳尊 對。我很喜歡跟小孩子玩,每次回家我都會帶著家裡親戚的孩子玩,結果這樣也被人拍,還被寫成私生子什麼的。其實很可笑啊。我要是真的結婚、生小孩,一定會甜蜜驕傲地告訴大家,一定不會藏著。

網易娛樂

全站熱搜

尊樺已滅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